<form id="fbf5h"><form id="fbf5h"><nobr id="fbf5h"></nobr></form></form>
      <address id="fbf5h"><listing id="fbf5h"></listing></address>

          <em id="fbf5h"><span id="fbf5h"></span></em>
                <form id="fbf5h"></form>

                  <em id="fbf5h"><form id="fbf5h"></form></em>

                  數字經濟的理論、實踐與未來發展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0-04-15





                    在應對疫情這場大考中,數字化技術的加速應用成為應對疫情的重要手段,數字經濟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對沖了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從“云辦公”到“云上課”,從智能制造到5G“新基建”,從助力企業化危為機到賦能現代化治理,數字經濟相關話題再次引起了人們的關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日新月異,數字經濟蓬勃發展,深刻改變著人類生產生活方式,對各國經濟社會發展、全球治理體系、人類文明進程影響深遠”,并提出要“做大做強數字經濟”。80后、90后青年學者的成長過程與數字的聯系最為緊密,對數字經濟的體會更為直接,數字經濟發展有哪些特點,在數字經濟領域有哪些值得研究的課題,是青年學者普遍關注的話題。


                    與談人


                    馮志軒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講師


                    馬慎蕭 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王雯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主持人


                    譚璇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研究生


                    1.數字經濟的內涵、范圍及作用


                    主持人:說到數字經濟,從生活感受來看,我們已經身在其中,尤其是疫情發生以來,我看到有不少新聞報道都與數字經濟有關。我們在做具體研究時,應如何界定數字經濟的內涵,它具體包含哪些產業和領域?


                    馮志軒:關于數字經濟的定義,許多國際機構和組織都做出了概括,以2016年G20杭州峰會發布的《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中的定義最具代表性:“數字經濟是指以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可以說,數字經濟代表了圍繞數據這種關鍵的生產要素所進行的一系列生產、流通和消費的經濟活動的總和。


                    馬慎蕭:稍加觀察就會發現,數字經濟所涵蓋的產業和細分行業非常廣泛。目前國際上還沒有形成一個界定數字經濟范圍的統一標準,結合有關報告,可以分為兩個主要類別:基礎型數字經濟和融合型數字經濟。


                    基礎型數字經濟也稱作數字產業化,包括信息通信產業如電子信息設備制造業、電信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等,以及數字技術迅猛發展所產生的新興行業,如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融合型數字經濟也稱作產業數字化,這是目前數字經濟的主體部分。具體是指將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與傳統產業相結合所帶來的產出增加和效率提升。在農業領域,包括農業生產、運營、管理的數字化,農產品配送的網絡化等;在工業領域,包括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等;在服務業領域,包括新零售、智慧物流、電子支付、在線旅游、在線教育和共享經濟等。


                    王雯:近年來數字治理發展迅速,利用數字技術創新治理模式、提升治理效率也成為數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信息產業的創新發展、數字技術與傳統產業的深度融合,數字經濟所涉及的行業和領域會越來越廣泛。


                    主持人:互聯網上很多文章,都在講數字經濟蓬勃發展,深刻改變著人類生產生活方式。請問數字經濟與傳統經濟模式有哪些區別?能夠為經濟發展提供哪些新的動力?


                    王雯:琢磨一下數字經濟的定義,其核心內容是“以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生產要素”。因此,數字經濟與傳統經濟的區別就體現在這個關鍵生產要素上,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投入和產出,深刻改變了生產、流通和消費的各個方面。


                    從生產來看,很明顯,數字技術的應用降低了生產成本。那些最終產品是某類信息和知識的產業,產品一旦生產出來,其傳輸、復制幾乎不產生損耗,只需付出很低的邊際成本就可實現產量的增加。那些以信息和知識作為投入的產業,其投入幾乎不會產生有形損耗。數字技術還實現了生產的智能化,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能夠部分地替代人的認知活動并提升這些活動的效率。此外,隨著數字技術的廣泛應用,企業日益從大規模生產轉向靈活的、定制化的生產,可以更加直接、快速、準確地對接用戶的差異化需求,從而通過柔性的生產和物流系統實現產品的多樣化和定制化。


                    從流通和消費來看,借助于數字技術,產品和服務的流通范圍、消費市場被大大拓展,同時流通時間被大大縮短,甚至有大量數字產品隨著生產和消費的深度融合,出現了“產消合一”。比如,此次疫情期間,大學進行遠程在線上課,很多醫院都開通了在線遠程就診等。


                    馬慎蕭:發展數字經濟為什么會推動經濟增長?我認為最明顯的,是數字技術能夠提高勞動生產率。尤其是人工智能、機器人等對勞動力的替代,使相關領域的勞動生產率有了快速提高,畢竟機器干活的效率比人高。產業升級是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在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會不斷催生出新的業態和產品,帶來新的投資機會,這有助于促進產業結構的重構和升級,最終推動經濟增長。


                    還記得在課堂上講到的資本周轉時間吧,通過縮短資本周轉時間,可以加快資本周轉速度,提高資本利用率,使得同等條件下、同等規模的資本能夠推動更大規模的生產,最終推動經濟增長。數字技術恰恰能夠通過加速生產和消費的融合、實現生產過程的重構等方式,縮短資本周轉時間。


                    市場上不斷涌動的千千萬萬的企業,是推動經濟增長的動力源泉。數字經濟領域的平臺型企業降低了創業的門檻,使更多人能以較低的投資成本、便捷的注冊過程創業發展,微觀主體的活力增強了,社會整體的創新氛圍與創新水平提高了,經濟增長也就有了動力。


                    2.數字經濟在我國發展迅速、空間廣闊


                    主持人:我看到一個統計數字,我國數字經濟占GDP的比重已經達到1/3以上,這個數字比我想象得要高,沒想到數字經濟在中國有這么快的發展。請問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現狀究竟如何,與其他國家相比處于怎樣的位置?有哪些潛在的優勢?


                    馮志軒:在我看來,我國的數字經濟呈現蓬勃發展的態勢。從總規模來看,我國數字經濟占GDP的比重確實已經達到1/3以上,其中,產業數字化的規模最大,在數字經濟整體中占比接近80%。從行業結構來看,數字經濟在農業、工業和服務業中所占比重分別為7.3%、18.3%和35.9%,在服務業領域發展最快;在服務業中,又以保險、廣播電視電影和影視錄音制作等領域發展最為迅速,占比超過50%。從地區分布來看,一線城市數字經濟占比高、發展迅速,上海、北京、深圳、成都、杭州數字經濟發展領先全國。同時,數字經濟發展呈現出區域聚集的特點,形成了典型的城市帶動區域發展的格局。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成渝城市群、山東半島城市群等區域數字經濟發展排名全國前五。


                    從國際比較來看,我國數字經濟呈現出總體規模大、增長速度快和占整體經濟比例仍有較大提升空間的特點。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的規模和增長速度均排名世界前五;從數字經濟占GDP比重來看,中國為34.7%,英國、美國和德國則超過60%,韓國、日本、愛爾蘭、法國占40%以上,說明我國數字經濟仍有較大發展空間。


                    王雯:我國發展數字經濟有著比較明顯的優勢。數字經濟對人才和科研水平有較高要求,目前我國已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科技工作者隊伍,擁有完備的工業體系和一定自主創新經驗的科研體系,這為數字經濟發展奠定了人才和智力基礎。除了人才“軟件”,發展數字經濟也需要相應的基礎設施“硬件”,目前我國正在積極布局,加大對相關基礎設施的建設。


                    眾所周知,我國有龐大的人口規模和消費市場,這有助于產生規模效應,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廣闊空間。而且,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本身就是生產要素,具有重要價值。基于龐大人口和經濟規模產生的海量數據,能夠實現數據的更快積累、更多應用。


                    但也要看到,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數字經濟占比還相對低,產業的數字化水平相對落后,不同地區之間數字化發展水平也存在較大差異,未來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主持人:疫情期間不能出門,我和周圍很多人都是通過網購來獲得生活用品和學習用品的。還有,健身房不能去了,有不少健身的App就受到了青年人的喜愛。不能逛街了,我們就看直播買東西。在線消費火了,這是數字經濟活躍的表現之一。能否介紹一下數字經濟在疫情期間發揮了怎樣的積極作用?


                    馮志軒:我國消費市場潛力巨大,疫情的出現并沒有讓國內海量的消費按下暫停鍵,反而刺激了網上購物、網上娛樂等數字經濟新業態,并產生出大量新就業崗位。數字經濟保障了疫情期間老百姓正常的生活需求,目前網購占社會零售總額的比例已超過20%。不僅在消費領域,在生產領域也凸顯了數字經濟的作用。不少企業雖停工停產,但線上業務卻迸發出活力。近年來,我國的電商和基于電商的新零售已成規模,這為大量中小企業通過在線業務穩定經營、應對疫情沖擊創造了條件。可見,數字經濟的作用不容小覷。


                    馬慎蕭:疫情出現以來,各類平臺型企業為復工復產、穩就業、保民生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電商平臺為消費者購買產品、生產者穩定訂單提供了便利;數字信息交互平臺為疫情防控提供了全面而穩定的信息流、資訊流;數字定位出行平臺為物資配送、人員調配保駕護航;數字金融平臺用普惠的能力、科技的效率,積極捐資捐物助公益、扶持小微企業渡難關、金融服務保民生;遠程醫療、遠程辦公、在線教育等各類線上服務平臺,確保了疫情期間人們看病、工作、學習的正常開展;技術支撐類平臺為抗疫提供了多種技術支持,如支付寶推出的“健康碼”就為有效防控疫情提供了技術保障。


                    3.數字經濟領域有哪些值得關注的理論內容


                    主持人:從個人感受來看,數字經濟是具體的、微觀的,比如某個領域、行業或者某個應用軟件。但我也能感受到,數字經濟蘊藏著重要的理論研究價值。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層面來看,發展數字經濟有哪些意義?


                    馬慎蕭:數字經濟的發展契合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企業發展得好,經濟才會運行得好,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增強微觀主體的活力。數字經濟降低了投資和創業門檻,能夠調動微觀主體創業積極性,還能讓就業形式更加多樣、靈活,催生出新的市場業態。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還需要提升產業發展水平。利用數字技術,生產企業可以實現生產過程的重構,比如從大規模批量化生產過渡到柔性生產和定制生產,不僅能夠適應國內消費升級的趨勢,從長遠看還能夠造就全新的生產組織形式,這就是一個產業升級的過程。在這個意義上,數字經濟的發展,有助于中國經濟在當前技術革命和產業升級的“窗口期”占據更多主動權,向全球產業鏈的中高端攀升。


                    暢通國民經濟循環也有助于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數字技術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幫助疏通要素流動和重組的梗阻,實現產品、生產資料、勞動力和資金更低成本、更大范圍的流通和更高水平的匹配。


                    馮志軒:發展數字經濟,能夠推動產業結構升級,實現傳統產業深度轉型,改變以增加投入為主的運行模式,從而真正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和更可持續的高質量發展。


                    主持人: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優勢。在發展數字經濟的過程中,如何更好地體現這一優勢?


                    馮志軒:在發展數字經濟的過程中,通過現代信息與通信技術的應用,可以將更多不同地域不同行業的市場整合在一起,擴大市場配置資源的范圍;可以增加市場信息的透明度,減少信息不對稱;可以減少市場信息的時滯,減少市場調節的盲目性。上述這些,都有利于市場發揮好資源配置的作用。


                    王雯:數字經濟對政府的宏觀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數字經濟是技術和經濟的系統性變革,它的發展離不開政府的引導、推動和協調,尤其需要國家制定有前瞻性的發展戰略規劃。發展數字經濟需要政府提供更多的公共產品,尤其是數字基礎設施,它們投資規模大、風險高、周期長,需要通過政府直接投資或通過公平有效的機制引導私人資本投資來實現。


                    數字經濟對政府規制也提出了新挑戰。比如,規模龐大、涉及眾多行業的超級平臺企業,它們對市場的影響力不斷增強,迫切需要政府進行合理規制。但同時,對這些橫跨諸多領域的平臺企業進行規制,又存在相關市場界定模糊、市場支配地位認定困難等難題,需要政府提供更多、更靈活的規制措施。此外,平臺經濟在將不同市場主體連接在一起的同時,也將市場風險匯聚在了一起,不僅讓風險應對變得更加復雜,也讓風險爆發帶來的負面影響波及更廣,這對政府防控風險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馬慎蕭:我再補充一點,數字經濟帶來了更靈活的勞動關系,例如依附于平臺的零工經濟,以及被平臺無償占有的數字勞動,需要政府進一步保護好勞動者權益。復雜的流通過程也引發了數據隱私保護等問題,需要政府有效管理。


                    主持人:我在查閱文獻的時候注意到,信息通信技術的普及和應用,在不同區域、不同人群之間存在著不平衡的現象,這種不平衡可能來自收入差距、基礎設施差異、產業結構差異或教育水平差異,人們稱這一差距為“數字鴻溝”。在發展數字經濟的過程中,如何避免或減小可能出現的數字鴻溝?


                    馬慎蕭:數字鴻溝之所以引起關注,在于這一鴻溝的存在,會導致一部分群體無法從數字經濟受益,進而引起個體之間收入和發展水平的差距。這種差距會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而日益擴大,造成收入差距的積累,并進一步擴大差距。


                    馮志軒:基礎設施差距是導致區域和城鄉數字鴻溝的主要因素,很難單純依靠市場手段來解決,需要國家通過直接投資或補貼來改善或解決。信息技術終端的缺失也是造成數字鴻溝的重要原因,對一些人而言,電腦、手機等終端設備是可以迅速提高其勞動生產率的生產資料,但卻因收入低而難以獲得,這就需要政府通過購買補貼、低價租賃或捐贈等方式讓他們獲得。


                    幾乎所有形式的數字鴻溝,數字素養都是潛在原因。被排斥在信息技術之外的人群,往往缺少適應數字時代的知識技能,也缺少獲得這種技能的能力。因此,除了為這些人提供“硬件”外,也需要提升其“軟件”水平。比如,通過教育來補足貧困地區青少年存在的知識短板;通過形式靈活的社會培訓,補足相關人群的信息化技能。


                    王雯:還要降低技術的使用門檻,提高技術的易用性。針對一部分與普通消費者息息相關的技術,降低其面向客戶的使用難度,減少信息技術素養不高的群體的學習成本,促進數字技術在全年齡、全階層人群中的普及。


                    4.大力發展數字經濟


                    主持人:一段時間以來,不少人都在討論“新基建”這個話題。3月4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強調,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如何看待“新基建”對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作用?


                    馮志軒:5G、數據中心等之所以被稱為“新基建”,是因為數字化時代,光纜、移動通信等網絡設備設施對經濟社會發展具有極重要的基礎支撐作用。如果說公路、鐵路、機場是傳統經濟的基礎設施,那么,“新基建”就是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基礎設施建得好,經濟發展就有了良好的支撐。在實踐中,一些地方數字化建設起步早、應用廣,在近兩個月的科學防疫、復工復產、便民利企方面便顯現出“得數字化者得先機”的趨勢。


                    “新基建”是典型的公共產品,我們在課堂上反復講過,公共產品很難依靠私人投資來實現,建設好“新基建”,需要政府發揮積極的作用。


                    王雯:需要注意一點,建設好“新基建”,不能單純考慮具體的工程項目,還需要建立新的投融資環境,培育壯大新的服務與消費模式,打造新的產業增長支柱。另外,數字技術創新強調以應用為導向,“新基建”應更多從需求出發,主動投資在與需求相關的短板領域,以實現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并舉。


                    主持人:當前,全球主要國家紛紛布局數字產業,我國也將進一步加大對“互聯網 ”、平臺經濟等的支持。根據我的日常觀察,傳統行業的數字化轉型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快,新生的數字業態在資金、市場等方面又面臨不少困難,那么請問,應如何抓住機遇促進數字經濟新業態的發展?


                    馮志軒:需要高度重視傳統存量領域的數字化轉型,增加對新興增量領域發展數字經濟的支持,更好推動產業結構向中高端邁進,實現可持續發展。一方面,要推動社會形成對數字經濟的共識,將數字經濟的理念和生產方式應用到各個領域;另一方面,要以政策引導和制度設計作為發力點,推動新業態的不斷涌現,目前國家已經出臺了不少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相關政策,下一步需要各地及各有關部門抓緊制定和完善配套實施細則。


                    馬慎蕭:具體而言,促進數字經濟新業態的健康快速發展,產業政策要發揮作用,在云端和傳統產業之間靈活調控,促進數字經濟與傳統產業的融合,這種融合包括生產方式融合、產品融合、服務融合、競爭規則融合,等等。通過融合,真正做到讓數據成為新的關鍵生產要素,讓數字技術為創新驅動提供強大動力,讓數字經濟成為國民經濟的加速器,帶動和促進產業形態轉型升級。


                    專家點評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欽:回顧數字經濟已有的發展,思考當下發揮的重要作用,展望未來發展的廣闊前景,十分必要。在這個歷史的時點上,舉辦“數字經濟青年論壇”具有繼往開來的重要意義。幾位青年學者在此次討論中的思想碰撞,有三個方面可圈可點:


                    一是清晰概括出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的理論脈絡。通過研討,讓我們對數字經濟的分類、傳統經濟與數字經濟的不同、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現狀等一系列問題都有了更加清晰和系統的認識。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對數字經濟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彌合數字鴻溝的討論,深化了對數字經濟認識的理論深度。


                    二是聚焦數字經濟發展的現實作用。數字經濟不僅僅是比特世界的0、1代碼,更是現實世界真真切切的寫照。在抗疫過程中,數字技術的加速應用,不僅助力病毒檢測、遠程醫療、無人操作,而且還通過在線學習、購物、出行信息識別,方便了大家生活。這些討論讓我們認識到,數字經濟不只是賽博空間的活動,更是同物理世界有機融合的,而且越是融合深入,越是更具價值。


                    三是展望數字經濟未來發展的廣闊空間。數字經濟是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途徑之一。在數字經濟加速發展的背后,是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和云計算等新技術在工業、農業和服務業等領域的加速應用,是新產業、新業態和新產品的不斷涌現。我想補充一點的是,“城鄉二元化”是中國經濟的一個現實難題,數字經濟的發展一定會加速解決這一難題。


                    從理論到實踐再到未來發展,相信此次青年學者的討論和碰撞,會讓我們對未來數字經濟發展方向更加清晰,信心更加堅定,行動更加有效。未來已來,唯有行動。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趙峰: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推廣和普及,數字經濟迅猛發展,深刻影響了當代世界經濟的格局和發展趨勢,對實現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精準扶貧、區域協調發展等重大戰略規劃產生了重要影響,在此次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戰役中,也發揮了非常積極有效的作用。憑借著我國的制度優勢、大國優勢和后發技術優勢,數字經濟在我國正處于蓬勃發展的階段,深刻影響了經濟運行的生產、分配、流通和消費全部環節和過程,提高了生產要素在各個環節的配置效率,提升了原有產業和部門的生產效率,催生了新的業態、產業和部門,更好地滿足了新時代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同時,數字經濟是一種社會化水平更高的基礎性、創新性的經濟模式,對未來國家間經濟競爭有著重要的影響。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總體水平和質量,與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尤其是在一些基礎性、關鍵性的領域。因此,在大力發展數字經濟的過程中,政府和企業需要在一些關鍵產業和技術上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和核心技術的發展能力,確保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此外,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總體增長速度雖然較快,但各個地區、不同產業和人群在數字經濟發展中關涉的深度、受到的影響等還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政府在推進數字經濟布局和發展的同時,需要積極引導,加強“新基建”建設,注重區域協調和人群普惠。


                    無論從理念還是從實踐來看,研究數字經濟都很有必要。我欣喜地看到,幾位青年學者對這一話題的討論十分深入,不僅分析了數字經濟在實踐中的積極作用、發展數字經濟面臨的難點問題,而且還對值得關注的理論問題進行了專門討論,體現出此次對話的思想深度,也反映出幾位青年人的良好學術素養。此次對話,既有助于我們更為深入地理解數字經濟,也將對推進數字經濟發展、拓展數字經濟相關學術研究產生重要作用。


                    轉自:光明日報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