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bf5h"><form id="fbf5h"><nobr id="fbf5h"></nobr></form></form>
      <address id="fbf5h"><listing id="fbf5h"></listing></address>

          <em id="fbf5h"><span id="fbf5h"></span></em>
                <form id="fbf5h"></form>

                  <em id="fbf5h"><form id="fbf5h"></form></em>

                  中央歌劇院傾情打造 微歌劇《陽光燦爛》致敬抗疫英雄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0-04-16





                  1.jpg

                  微歌劇《陽光燦爛》劇照


                    中央歌劇院在落實黨和國家各項防控舉措的同時,深感文藝工作者的使命和責任在肩,于疫情防控期間推出致敬戰“疫”英雄的《長江之歌》特別版,用經典鼓舞人心;同時堅持普及高雅藝術,為武漢的莘莘學子和全國的音樂愛好者們開設藝術欣賞系列網課和高品質“云”上文化藝術活動。在這段日子里,中央歌劇院的藝術家們堅持居家練功、堅守心中舞臺,思考著如何用歌劇人最擅長的方式把呼之欲出的創作靈感用音樂語言記錄下來。致敬祖國、歌頌英雄,為時代立傳、為人民抒懷,是室內微歌劇《陽光燦爛》的創作初衷,也是中央歌劇院歌劇人共同的心聲。


                    室內微歌劇《陽光燦爛》從構想創意到排練錄制,都是中央歌劇院歌劇人的由衷之言、有感而發。這部戲由中央歌劇院院長、藝術總監、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劉云志作曲,并與中央歌劇院劉靜共同擔任編劇,張夢丹擔任視頻設計和拍攝統籌,中央歌劇院男高音歌唱家李爽、女高音歌唱家阮余群、男高音歌唱家李想分飾醫生、病患和病毒等主要角色,劉云志與中央歌劇院交響樂團各弦樂聲部首席擔任室內樂伴奏,中央歌劇院合唱團擔任合唱和群眾演員,該劇視頻版由中央歌劇院視頻與舞美團隊共同制作完成。


                    主創團隊考慮到疫情形勢下的客觀條件,選擇用相對簡單、小制作的創作模式來定位這部室內微歌劇。這個構思得到了中央歌劇院藝術家們的高度認同,在短短一個多月內,該劇就完成了劇本、音樂創作,迅速創排成型并完成了全劇的拍攝和制作,可以說是達到了紀實新聞的速度和歌劇藝術的高度。從內容上,它體現了面對突發的重大疫情,舉國上下團結一心、眾志成城的真實狀態;而室內微歌劇的形式,是一次基于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大環境、大背景下的全新藝術嘗試,也是對歌劇多樣化形式的一次有益探索;選擇視頻版線上首發,更是依據當下國內抗擊疫情階段和防控政策,為避免大規模人員聚集而確定的工作模式和呈現手段。


                    編劇在21分鐘時長的篇幅里,聚焦疫情防控期間最具代表性的三者:醫生、患者與病毒。編劇沒有用過多筆墨贅述角色間的天然關系紐帶,反而令作品更專注于表達人物關系背后的真情實感。以微觀見宏觀的視野,來展現大事件中的小片段,這既使這部微歌劇立意新穎,又給人以更大的想象空間。對于全民抗疫中,每天接受巨大信息量的普通觀眾來說,是一個舉重若輕的、更為凝練的構思。


                    在這部頗具實驗探索意味的原創室內微歌劇中,作曲家突破傳統,選擇弦樂五重奏的室內樂形式來為整部微歌劇撐起音樂背景,劉云志深諳室內樂形式在細膩情感表達上的優勢和其戲劇性張力,采用弦樂五重奏的編制,也做到了與獨唱、重唱及小型合唱的規模相匹配。作曲者選用了具有鮮明性格和強烈情感的音樂元素進行創作,調性清晰、織體豐富、旋律優美,既充分利用了弦樂器的聲樂化優勢,又注重聲樂的器樂化運用,使音樂形成一個緊密結合的有機整體,更具有聲樂室內樂的獨特魅力。


                    全劇以樂隊緊張、猙獰的不和諧音開始,合唱《迎戰迎戰》控訴著病毒對生命突如其來的侵襲,小提琴尖刺的高音就仿佛是那毫不留情的晴天霹靂。戛然而止的音符,引出失去親人的無言之痛和來不及沉浸的悲傷,樂隊齊奏的三連音就像那逆行而來的英雄腳步,急匆匆地奔赴。當唱到“四面八方,紅旗漫卷”時,第一小提琴一句交響樂《紅旗頌》的主題,瞬間帶來鼓舞人心的激情豪邁。女高音詠嘆調《陽光》的前奏十分優美,在小提琴的旋律里隱約可以聽到德沃夏克《第九交響曲》第二樂章中表達思念的音樂動機,以及《培爾·金特組曲》中描繪朝陽的“晨景”主題。二者交織在一起,營造出充滿希望和溫情的畫面。阮余群的演唱溫暖深情,她用一曲《陽光》娓娓道來劇中女病患在蘇醒后對白衣天使的感激和對家人的惦念。作曲家將旋律與具有強烈視聽“通感”的伴奏巧妙結合,實現了風格與意境上的和諧統一,也形成了烘托劇情氣氛的強大助推力。


                    在“病毒”唱段《我來了》當中,病毒以擬人化的形象展現出猙獰、丑陋、狂妄又狡猾的特點。作曲家首先選用樂隊各聲部強有力的七度不和諧音程輪奏,來表現它突如其來又惡勢洶洶地闖入,用強烈的戲劇爆發力來反映人類內心毫無防備的慌張;其后又運用撥弦與附點切分節奏的多次出現來表達病毒反反復復、難以琢磨的狡猾特性。該唱段晦暗狡黠,與李想的精彩表演合二為一,堪稱亮點。


                    男高音的詠嘆調《春天必定到來》極為感人,它是白衣天使的內心獨白,也是逆行英雄的真實寫照。這首歌旋律優美,朗朗上口,唱詞樸實無華,音樂情感真摯。李爽用高亢的歌聲和豐沛的感情,唱出了醫者仁心的高尚情操與使命擔當。


                    全劇以極簡的黑色幕布為背景,僅通過一個病房的環境背景來呈現醫患人物關系。小規模制作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表演空間,而視頻鏡頭語言的組織和運用就對劇情做了很好的補充和解讀,在與光影的緊密配合下更具象征意味。


                    在《春天必定到來》的演員特寫鏡頭里,暖黃的燈光始終追隨在救死扶傷的醫生身上,它象征著白衣天使傳遞生命之光、抗擊疫情必勝的信念之光和疫情過后春暖花開的燦爛陽光。再如唱段《我還會再來》中,象征威脅生命的紅光一直籠罩在身著黑衣的“病毒”頭上,隨著歌詞“世界無限大” ,鏡頭切近景到演員,紅光從一點迅速擴散至全臉,象征病毒蔓延已是全世界的共同問題,需要全人類的努力才能抵御。


                    對病毒傳播的擬人化表達是通過“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完成的。群眾演員被定格在生活化的瞬間,用彌漫的煙霧營造神秘的空間。李想扮演的病毒以猙獰的表情和夸張的動作穿梭人群,鏡頭跟隨著他的腳步,也牽引著紅色的追光,仿佛疫情正在悄無聲息地擴散。這種動靜結合的拍攝構思,在視頻畫面中十分巧妙地完成了病毒傳播的情境塑造。


                    劇中的每一個鏡頭的切換都有其特別的意義。比如支援護士和醫生在電話中說出即將去往一線的消息,話音未落,鏡頭借助一個滴注中的輸液瓶,完成了從外景到病房的空間轉場,也為女病患的醒來做了情節鋪墊和劇情引入。同樣,當男高音在詠嘆調中唱到“我也有妻兒父母”時,畫面中疊入了一家人在一起的模糊圖像,仿佛訴說著醫生腦海中浮現的場景,傳遞了歌詞的意境。看似無意,內有邏輯,這些細節將劇情表達得更為自然,體現了鏡頭語言無聲的魅力。

                    (文 王小蓓)


                    轉自:中國藝術報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